+86-571-86772648
“世界药厂”生产放缓 全球制药产业链急盼“中国供应”

时间:2020.03.01

在全球加紧防范新冠肺炎疫情之际,药物和医护物资供应正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重视,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25日表示,目前美国战略储备口罩只有3000万个,但医护人员的口罩需求为3亿个。韩国政府自26日起全面禁止口罩出口。世界急需医护物资,中国展现惊人产能。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26日宣布,截至2月24日,全国医用N95口罩日产107万只,是2月1日的4.7倍。卡塔尔半岛电视台26日报道,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世界都已认识到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重要作用,但中国在世界医药行业的重要地位却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中国在影响全球药物供应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称,中国在全球原料药(API)生产和出口上占据主导地位,原料药是青霉素、布洛芬、阿卡波糖(糖尿病药物)等药物的关键组成部分。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中国原料药生产占全球产量约20%,而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监管机构估计这一数据为40%。

 

近年来,全球原料药市场规模不断增长。多家行业研究公司估计,其全球市场规模达到1550亿美元至2000亿美元,年增长率在6%至7%之间。中国原料药产业增长速度是全球平均增长率的两倍。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原料药产业收入超过710亿美元,同比增长14.7%,近年来出口每年增长14%。

 

荷兰非营利组织“药品可及性基金会”执行董事艾耶表示,在供应中断的情况下,外国买家很难快速找到能替代中国供应商的卖家,而这会直接影响到药物供应和患者治疗。在药物短缺期间,患者通常得到“劣药”,受中国原料药供应中断影响最大的是因常见疾病或传统癌症化疗需要抗生素类药物的患者,这意味着基础治疗可能失去保障。

 

欧洲药物面临交付瓶颈

 

“欧洲药物告急!”德国《焦点》周刊26日报道,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中国工厂生产停滞、空运减少,欧洲的药品供应链被打断。目前,德国及欧洲的药店药品供应缺乏。 

 

《环球时报》记者探访柏林多家药店后发现,不少药店的口罩、防护镜等防疫设备已卖光。而且心血管药品和止痛药等多种药品稀缺。一些顾客表示,他们已买不齐医生处方药单上的药品,有的药甚至要等待两三周才能拿到。德国联邦药品和医疗器械研究所警告,欧洲部分地区已出现药物交付瓶颈,现主要依靠各大药品贸易商的库存救急。目前,德国有近280种药品供应短缺。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上周曾警告称,如果不能尽快控制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恐将面临抗生素等药物短缺。有专家对德国《商报》表示,疫情最早暴发的湖北省正是扑热息痛和布洛芬等药物重要成分的制造中心。

 

为此,许多欧洲国家希望加强欧洲作为制药基地的角色。但《世界报》认为,中国药厂具有价格优势,欧洲制药企业面临压力。保险公司也倾向使用中国药品。

 

印度制药成本飙升

 

与中国同为世界制药大国的印度在此次疫情中也感受到了中国供货短缺带来的压力。英国《金融时报》24日报道称,由于担心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恐慌性抢购和进口自中国的制药原料短缺,印度药企正在承受原料药价格大幅上涨的压力。印度药企“海外医疗”的首席执行官拉胡尔表示,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阿奇霉素和其他主流抗生素的价格已大涨50%。

 

印度70%的制药原材料从中国进口,在某些抗生素和退烧药方面的依赖程度接近100%。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原料价格大涨更凸显印度药企对中国原材料的依赖。《金融时报》援引生产制药原料的济南泛诺化工有限公司管理人员的话称,湖北和河南等省的化工厂尚未获得复工批准。如果疫情得到控制,工厂有望在3月中旬复产,但仍面临物流问题。

 

印度古吉拉特邦一家生产非营利性仿制药的药企负责人斯里尼瓦桑表示,自疫情暴发以来,扑热息痛的价格已几乎翻倍。“经销商和代理商正在从中宰人,”他表示,印度药企通常保持一两个月的原料库存。斯里尼瓦桑称,药品多样化的大公司更有可能经受住这种原料中断问题,但中小药企的处境更艰难且有可能面临破产。印度工业联合会早在2月16日就曾警告称,印度药企正“濒临耗尽其原材料供应”。

 

来源:环球时报